贴近自然的都会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2 12:26

本国界片泉源:影像中国

我的家乡海拉尔位于呼伦贝尔草原要地,是内蒙古东北部的一座小城。我在这里出生、发展,一直不愿意脱离。

有时,我站在窗前,望着城中翡翠般的河流,突然看到几只野鸭、大雁,在游泳人旁边悠然徜徉,时而和游泳人一起潜入水中,又忽地扬起双翼。有时,三伏天,我走下西外环公路,守着湿地中的冷泉,掬一捧泉水入口,马上满身清凉,一起身,却发现自己正在马群的影子里。那些马儿和我一样,也酷爱这夏日如冰、冬天不冻的泉水。有时,我在农贸市场流连忘返,蓝莓、榛子、水葡萄、臭李子、白蘑、鸡血蘑遍布市场的每个角落。每当绣线菊和紫苑各处盛开的初秋,我走下楼,不出几百米,就把这些芬芳欲滴的野花捧回案头。初冬的时候,我会买牛胸骨、细鳞鱼、大鲫鱼瓜子——这些美食好像约好了似的,准时来为海拉尔人输送抵御严寒的脂肪。在海拉尔,伸手便可触摸到大自然的天成之美,我就这样痴迷于家乡的每个细节,日复一日地被家乡感动着。

出海拉尔城向东,是高高的大兴安岭。这座绿色山脉为呼伦贝尔孕育了三千多条河流,其中南来的伊敏河在海拉尔城中穿过,东来的海拉尔河经城北西去。这两条河,从森林流到草原,一路绝尘,在大地上回环萦绕,收纳了众多的涓流小溪,留下了数不清的湖泊和大片的湿地,也为海拉尔城留下了清冽和碧绿。不知何年何月开始,在海拉尔城北的敖包山下,这两条河婀娜地牵手了,今后汇成一条更丰沛的大河,注入额尔古纳河,最终流向大海。

记得小时候,每当太姥姥说起“榆树着花不愁吃”这句话时,海拉尔野果野菜的盛宴季便开始了。忘不了她老人家牵我到伊敏河畔采摘榆树钱儿的情景。只见河两岸,长着大片的榆树林子。榆叶沉郁,在风中就像一匹匹黑马耸动着鬃毛。那刚刚绽放出来的榆树钱儿,一团团逐队成球,遮掩了宽阔的河床,融入碧蓝色的远天。五月,榆树奉献给我们美,更奉献给我们香甜的影象。榆树钱儿可以和米煮粥,可以搅在玉米面里做饼子。在缺少粮食的年月,太姥姥面食里的榆树钱儿比重很大,这恰恰造就了糯糯滑滑的口感。

榆树耐寒、喜湿,属高海拔植物。海拉尔地处低温的蒙古高原,有两条大河的滋润,是榆树的福地。除了榆树钱儿,榆树成荫的林地、榆木、榆树皮的浆汁、榆叶,对于人类的生活,都有不少用处。

岁月荏苒,在海拉尔人的心底,始终心心念念着曾相依为命的榆树。大巨细小的榆树或嶙峋沧桑,或青枝嫩叶,陌头坊间无处不有其身影。记得三十八年前,海拉尔拓宽市区干道,改砂石路为沥青路。工程伊始,路边的榆树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。我望着光秃秃的街道,不由黯然神伤。可是,几天后的一个早晨,我掀开窗帘一看——榆树悄然重现了,差别的是,酿成了一株株等距离栽植的大棵榆树苗。有情怀的海拉尔人明白,这座都会降生在长有榆树的草原上,榆树与都会天长日久,人和自然密不行分。